可以说,阿巴多在他逝世之前,是在世的最巨大的指挥家。阿巴多的巨大扎根于他的气质,延长至"> 可以说,阿巴多在他逝世之前,是在世的最巨大的指挥家。阿巴多的巨大扎根于他的气质,延长至" />
<track id="gfrpEBc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gfrpEBc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gfrpEBc"></track>

        1. " itemProp="text" useGifProps="[object Object]">可以说,阿巴多在他逝世之前,是在世的最巨大的指挥家。阿巴多的巨大扎根于他的气质,延长至他的音乐。最终,巨大的人与巨大的音乐联合了起来,构成了这个世界上无比耀眼的传奇。 在阿巴多接手的时候,阅历了卡拉扬30多年的调教,BPO已经被深深地打上了卡拉扬的烙印,并毫无疑问地被看做世界上名气最大的乐团。阿巴多在宏大的压力之下能对BPO进行胜利的改革,实属不易。阿巴多一改卡拉扬时代BPO雄壮残暴的音色,重视音乐的流动性与内部层次的完美。阿巴多对BPO带来的提高是显明的,他赋予了BPO以诚挚、自然的情怀,一种从心坎中发出的声响——这正是在卡拉扬的乐团所欠缺的。 阿巴多或许没有富特文格勒般的酒神诗性,或许没有伯姆那样的风骨嶙峋,但他仍然能够用真打动所有人。阿巴多可以完善地将心坎的涌动和音乐的严谨联合在一起,你永远不会从他的音乐中感受到矫揉造作的痕迹,也常常会为他细节上的精雕细琢与宏观上的得体把握而发出赞叹。他并不刻意去寻求自我意志的实现,而是通过对音乐本身的寻求,将自己的性命溶于音乐中。 在通往真的性命攀缘中,可以说,阿巴多在晚年到达了一个无与伦比的高度。尤其是他最后几年指挥LFO与BPO的马勒交响曲,每听一遍都会令人动容。如果说伯恩斯坦的马勒是汹涌壮阔,那么阿巴多的马勒则是感人至深。性命的挣扎、坚守到最终的超脱,阿巴多用最后的力气为听众打开了一扇新的马勒之窗,可谓是春蚕到逝世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 在为人方面,阿巴多是一名令人尊重的长者,是一位真正谦虚的巨匠。与许多寻求威望与专制的巨匠不同,阿巴多与乐手关系亲善,为乐团注入了民主的气氛,同时又能够用自己的魅力感化全部乐团,这一点同样是令人尊重的。他不爱好别人称它为巨匠,而是乐于听见别人呼他“克劳迪奥”。 毫无疑问,失去阿巴多是这个世界的莫大丧失——尤其是在他艺术已到达炉火纯青的境界之时。但愿巨匠能够安眠。满天繁星中,必定有一颗属于阿巴多。